官方微信公众号

寻宝小说

《邀请函疑云》

时间:2016-09-12


一封粉红色的神秘邀请函  

意外地降临到秦博士手中,

谁知背后竟是一个巨大的阴谋!

在天子渡河的地方,

尘封百年的“十六字天书”再现,

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寻宝比赛就此展开。

深不可测的大亨,

一生的敌人,

身份不明的黑人保镖……

是谁潜伏在幽暗的地下室

操控着一切?

一张罪恶的大网正铺天盖地撒来,

寻宝少年队能否战胜对手,

最终找到老佛爷御赐的宝物


《邀请函疑云》——抢先试读

寻宝少年队的一天就在吵吵嚷嚷中开始了。就算在考古夏令营的指导老师秦博士家做客,他们也无法安安分分的。这会儿,米克出门滑滑板去了,卡卡在玩他的赛车游戏,千年神兽顶呱呱好奇地凑在一旁观战。

果果这个女孩子去哪里了呢?原来她被秦博士派去门口取信了。大龄剩女秦博士最不待见的就是那些定期寄来的各种账单了,但要是错过了付款日,可会在个人信用纪录上留下污点的。所以,无论有多繁忙,秦博士还是会安排比其他人细心些的果果帮她去取信。这时,果果打开了邮箱,但是里面一封信也没有,是不是邮递员阿明哥还没有送信来呢?果果只好在秦博士家门口哼着歌,无聊地等待起来。

这时,屋里传来秦博士的声音:“卡卡,看见我的东西没有啊?”她正手忙脚乱地在书桌上翻找着什么。

“阿姨,你在找什么东西啊?”卡卡从沙发上跳下来,好奇地问。

“泡面,泡面,泡面!我中午要吃的呀。”秦博士心急火燎地说,“麻辣鲜香的老坛酸菜!”

“我还以为是古玉镯、古玉簪、玉麒麟、玉蛤蟆找不到了呢!”卡卡不以为然地摆摆手。在博士阿姨的熏陶下,卡卡也俨然成了一个小考古学家,能说出不少名堂。

“那可是我的口粮呢!古玩又不能填饱肚子。”秦博士一肚子的不满,可话音刚落,就闻见一股酸辣麻香味儿扑鼻而来。只见月半从厨房端着面碗出来,筷子捞着,吸溜吸溜地吃面呢。原来他已经把面拿到厨房泡着,先吃上了。

“哎呀呀,老坛酸菜大碗面,汤头鲜辣有嚼头。”这个吃货月半,正哼哼唧唧、有滋有味地向房间走来。

秦博士见了,气不打一处来,大声地喊道:“月半!你竟敢偷吃我的泡面!”等月半走进房间,他立刻将门关上,背对着门,恶狠狠地瞪着月半,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吃货。

“秦博士,听、听我说……”月半吓得把面碗放到桌上,高高地举起双手,说投降也好,说告饶也罢,嘴巴上还挂着一根棉套,来回地晃动。秦博士看了,真是好气又好笑。

还没等秦博士严厉谴责月半的“偷面行为”,忽然门“嘭”地一下被推开,可怜的秦博士就这样被夹在门背后了。

“我回来啦!”米克踩着滑板一下子冲进了屋,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,“那个大龄剩女呢?”

 

这一天,邮递员阿明骑着自行车,哼着小曲穿行在巷子里……突然间,拐角处闯出了一个人。

“哎呀!”阿明大叫一声,连刹车都来不及,就眼睁睁地看着自行车朝那人身上撞去。只听“哐嘡”一声,自行车翻了个两轮朝天。邮袋里的信件“哗”地洒落一地,白花花的一片。阿明顾不上屁股的疼痛,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!我没刹住车……”



对方没有回应。这可把阿明吓坏了,是不是把人给撞晕了?待他抬起头一看,只感觉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着自己。他定神一看,乖乖,那人就像一座铁塔般矗立在眼前,纹丝不动,是个黑人。黑人双眼闪着寒光,让人看了就打颤。

那黑人一声不吭,弯下腰帮阿明把散落的信件一封一封按照收件人的姓名分拣归类,放进邮袋里。他的手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阿明定睛一看,原来那黑人的右手食指上,戴着一枚戒指,分外显眼。“先生,谢谢您!”阿明赶忙陪着笑脸,“您住在这附近吗?我送信这么久了,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您?”

那黑人“唰”地瞥了阿明一眼,又是两道寒光,吓得阿明倒吸一口凉气,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。直到那黑人转身离开,才敢喘一口大气。

“哎呀,我得赶紧去送信啦!”邮递员阿明一看手表,这下可耽搁了不少时间,他赶紧跨上自行车,继续挨家挨户送起信来。

今天的大客户,就是巷子尽头的秦博士。“快!送迟了,那秦大小姐可不会给好脸色看呢。”阿明心头一紧,使劲地蹬着自行车,疾驰而去。说起这位大龄剩女秦博士,一到月底总是“业务繁忙”,什么水、电、煤气、电信账单,外加理财单、结婚庆典公司广告、整容美容广告蜂拥而来,单单要钱,单单烦心!真是个悲惨的收信大户!

阿明快马加鞭“唰”地一路骑到了秦博士的家门前,从邮袋里取出信件,正要往信箱里放。忽然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:“阿明哥,把信给我吧!”

“是果果啊?好嘞!”阿明赶紧把信件交给果果。果果经常帮秦博士收信,两人已经很熟了,不但相互留了手机号,还加了对方微信。

果果抱着信件,正要转身回屋。“慢着!”阿明忽然叫住了她,“让我再核对一下,是否有别人的信混进去。”说着他从信堆里挑出一封粉色的信,“奇怪了,这封粉红色的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派信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啊。”

“一定是你发信太多,记不清了。”果果觉得一点也不奇怪。

“不可能!今天派信前,我记得所有的信要不是白色信封,要不是牛皮纸信封的。如果有一封信是粉红色信封的,我一定会有印象的!”阿明坚决地摇摇头。

“看,封面上写着:秦小玲博士亲启,没错啦!”果果哪有心思再跟邮递员磨嘴皮,迫不及待地抱着信回屋去了。

阿明愣了愣,只好骑车离开了。

果果两手抱着一沓信,嘴上还叼着那封粉红色的信,心里一个劲地想:“这信到底是谁寄来的呢?里面写了什么呢?”果果恨不得立刻把信拆开,窥探里面的秘密。可是,私拆别人的信是违法的。“啊呀!叫人心里痒痒的,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!”果果心里继续念叨。

 

这会儿,门后面的秦博士扶着老腰,扭啊扭啊,好容易才站起身,刚开口骂道:“米克!我说过多少次,不许在屋里滑滑板,你是耳朵聋了?还是脑子进水了?”

忽然,“嘭”!那门又毫不客气地把可怜的秦博士拍到门背后去了。

这门怎么老是跟秦博士过不去啊?

“秦博士!你的信!”果果大声朝屋里喊,可是房间里只有米克、月半和卡卡傻站着,眼睛睁得像牛眼一样大。“你们怎么一个个像木头一样杵在这里。秦博士呢?”

只见米克、月半和卡卡的目光一起转向了那扇门。

果果忽然发现不对劲,心里一下慌了,跟着众人的视线,朝门看去。这时,门后传来了呻吟声:“哎哟,我快要给拍扁了!我的腰啊……”

只见那门往前张开,门后露出了秦博士痛苦万分的窘态:眉头紧皱,五官纠结,鼻尖平扁还没恢复原状,一手扶墙一手托腰挣扎着走出来。

米克和月半见状,赶紧冲上去帮忙。

“走开——”那痛苦的秦博士,转眼火冒万丈,变成了一只喷火龙。“我受够啦!”

秦博士这一吼,四个少年都被吓得直打哆嗦。

只有果果壮着胆子,怯生生地说:“秦博士,您的信!”这个说“你”不加“心”的暴力女,特意说了一个“您”字,秦博士听了,心头的万丈怒火就像被灭火器一下子浇灭了。

秦博士把那些信抓过来一看,都是些什么信啊!她失望的怒火又熊熊燃烧起来:信用卡还款账单、手机话费账单、电话座机账单、水电煤气账单;婚庆公司广告、婚纱礼服广告、喜饼喜糖广告、美容整容广告……“果果……”她气愤地喊起来,可刚要开口责怪,一封粉红色的信抓住了她的眼球。只见那粉红色的信封上,用金粉新魏体描着七个颇有派头的字:

 

秦小玲博士亲启

 

在信封的右上角有三个精致秀美的金粉楷体小字,写着:“邀请函”。

顿时,秦博士怒火平息,眼睛放光,五官舒展,双眉微翘,欣喜跃上了脸庞……她有生以来,第一次收到这么气派的信。那信微微透出淡雅高贵的香味,一丝丝一缕缕向秦博士的鼻子袭来,向客厅扩散……四个少年都嗅到了。

这究竟是谁的来信呢?

(本章完)


出版单位

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

出版人

张秋林

策划人

张秋林

孙家裕

责任编辑

邱嫔麟


精美随书礼品

天津寻宝图


人物立体模型


梦幻创作团队

执       笔

田胜胜

插       图

欧昱荣

文字监修

孙家裕

龚    敏

美术总监

郭朝旭

设计构成

魏欣亮





Copyright  ⓒ  2015-2020  上海京鼎动漫科技有限公司(www.dzhxbj.com).All  Rights  Reserved
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天宝路578号飘鹰世纪大厦  沪ICP备07021469号
公安部备案号:31010902002753